以下是本鼠十年前寫的介紹土城的文章可以看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歡迎到土城~兼論台灣的地名(上)

 我很少看電視,不過卻有一個每集必定準時收看的節目,不是連續劇喔,而是三立台灣台每週五晚上十點有個節目名曰「用心看台灣」,週六早上十點會重播。這個節目每週都會介紹一個台灣省的鄉鎮市的風土民情,它的開場白都是說:「台灣有319個鄉鎮,用心看,認真找,看看我們對我們的家鄉究竟了解有多少。」這個節目看多了,就會變成台灣通了!

 很多人雖然生於斯,長於斯,卻對自己生長的這片土地不甚了解,只是把它當作吃飯睡覺的宿舍而已。這實在很不好,於是我謹提供一些小小的研究心得給讀者諸君,希望能拋磚引玉。

 筆者要介紹的地方是我們的轄區之一的土城市。本人並不住土城也不在土城求學或工作,只是對它感興趣,想多了解而已。中和和土城之間最重要的交通幹線就是連城路,可是從我家往返台北、永和、新店,搭公車一定走到員山路就會轉彎,筆者小時候就常忍不住想:如果車子繼續沿著連城路走,不知道會通到什麼樣的地方?可惜一直沒機會去探險,而且當時幾乎可說沒有公車可以走這條路線(福和客運1、3路都只開到地方法院就會彎進青雲路)。台北客運的5路土城-南勢角線可以到土城工業區,可是班次稀少。一直到大約10年前,台北客運把聯營275路和243路延長行駛至三峽(延長後的243改稱706),中和和土城之間才真的有公車行駛,筆者對土城的了解也才大幅增加。

 讀者諸君大概學生時代都不喜歡地理,其實地理是非常重要的。像蘇俄處心積慮侵略中國,由來久遠,對新疆、蒙古的地理了解最透徹的就是俄國人,反倒是中國人對新疆蒙古茫然無知。又如以前歐洲來到中國的傳教士,都對中國的地理做過調查研究,包括淡水的馬偕博士,他寫的「台灣遙寄」就詳細記載了台灣各地的自然、人文概況,寫得甚至比「淡水廳志」還好。這種做學問的態度實在值得吾人效法。

 土城的位置用不著筆者說明,面積29km^2,以北二高分界,可以分成平地和山區,而山區面積約佔六成。人口現有25萬,這是非常驚人的增長率,因為我記得20年前筆者唸小學時大概只有10萬人,82年達到15萬的門檻而升格為縣轄市,過了十幾年又增加了10萬。可是台灣地區的生育率逐年下降,所以這麼多增加的人口顯然都是從外地遷入的。在地的正港土城人反而成為少數,所以現在大概大多數的土城居民大概對土城的過去也不清楚。

 要研究一個地方的歷史地理,有兩個重要方法:一是研究地名的由來,二是研究當地的古老廟宇。台灣很多地名都是土里土氣,甚至粗俗不雅,可是卻能從中看出先民是如何開墾這片土地的。例如土城地名的由來,就是清咸豐年間漳、泉械鬥,有人築了一片土牆作為城垣,四方有勇士守護,庄民移入避難者漸增,遂以「土城」為名。有的地名還很有趣,稀奇古怪,也很能表現出地方特色。例如楊梅的富岡附近有個地方叫「陰影窩」,那是因為那裡是個凹地,陽光照射產生陰影之故。竹田有個「糶糴村」(唸成跳敵),一看到這個地名,就算不會唸這兩個怪字,也可以猜得出這裡一定曾經有個什麼?妳猜到了嗎?答案是米市。出米入米嘛!

 另一個重要方法是從廟宇著手,因為透過廟宇,尤其是供奉地方性守護神的古老寺廟,可以看出當地開發的過程。例如中和枋寮大廟口,拜的是開漳聖王,顯然這裏一定是漳州人的地盤。不過本人對寺廟興趣缺缺,所以我不能對此多做說明。

 正式介紹土城之前筆者要先談談台灣的地名。剛才我說從地名的由來可以看出先民是如何開墾這片土地的,或是當地的某種特色。可是很不幸,台灣的很多地名都被日本人改掉了,實在非常可惜,而且是殖民地時代的遺毒,我們應該趕快把它正名才好。我們平常用慣了的某些地名,可能沒什麼感覺,可是仔細一想,就會發覺它其實很有日本味,這個時候請不要懷疑,鐵定就是日本人改的。全台各地都有,例如台東的鹿野(日語發音唸成Shikano)、高雄的岡山(Okayama)、台北的汐止(Shiodome)。艋舺被改成萬華,就看不出原住民開墾的味道。璞石閣是個很難得一見,而且又非常有藝術氣息的好地名,我們為什麼到現在還要跟著日本人叫它玉里(Tamazato)?

 對台灣歷史文獻和鄉土文化極有研究的耆老林衡道先生,是一個會走路的圖書館,博學多聞,精通日語,對於全台各地的古蹟、歷史沿革都如數家珍。怹在「鯤島探源」書中指出,日本人竊據台灣期間,為了醫治思鄉病,並且消滅台灣人的民族意識,就把台灣很多地名都改成日本式的地名,其中很多在他們的古典文學裡都有典故。例如豐原(Toyohara)和瑞穗(Mizuho),其實都是出自日本古代的國號「豐韋原瑞穗國」(這要牽涉到天照大神開國的神話,在此不詳論),我們怎能把日本的國號當地名?真是豈有此理。而高雄則是日人的精神故鄉,它在京都的西郊,以楓葉之美聞名全國,號稱日本國民文學的「平家物語」和平安時代的「蜻蛉日記」,即屢次提到高雄的神護寺。高雄的舊名打狗固然不雅,可是我們把日人的精神故鄉當作第二大城的名稱實在更不妥,林老先生認為應以打鼓山(這也被日人改稱壽山)之名改稱為鼓山市較恰當。

 這個問題有時還會在國外丟臉。例如我們的考古學者提到台東的長濱文化,翻成英文應該是Chang bin,可是在國際學術會議上,日本學者看到長濱兩個字鐵定都會唸成Nagahama。長濱是琵琶湖沿岸的一個風景勝地,怎能拿來當作台灣史前文化的名稱呢!

 這是日本人非常卑劣又毒辣的陰謀,舊的本土地名被改掉了之後,不但原味盡失,而且會讓我們忘本,久而久之連民族自尊心也喪失,甚至數典忘祖,忘了自己的祖先是從大陸來的!我們實在不應該讓這些帝國主義者的遺毒存在,必要把它們徹底消滅才好。可惜的是,林老先生的見解曲高和寡,台灣剛光復時沒有立刻改掉這些日式地名,現在更不可能改了。台灣經常有人主張「正名」,可是最需要「正名」的地方卻反而沒人主張,這實在非常怪異。台灣的國號就是中華民國,根本沒有必要改國號(事實上也不可能改成功,只能嘴巴喊爽而已,不然為什麼上台六年還不改?),可是這些日式地名,都是亡國奴的標誌,它們的存在實在是國恥,竟然沒人主張要改。甚至還有幾只老賤狗,無恥媚日,甘作亡國奴,當日本人養的忠犬,到現在還念念不忘他22歲以前的名字叫做岩里政男。這實在是台灣人的悲哀, 國父曾說(不是「郭富城說」喔)要恢復民族精神有兩個條件,一是能知,二是合群。可是我們卻每天使用這些日式地名而渾然不知,甚至把自己的根也忘了,這就難怪別人要來侮辱我們,看不起我們了。

 孟子說,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,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,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。我很相信孟子這句話。

(待續)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地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